新闻中心

面对面 |以工匠精神做人做事 —访北京中神亚雕塑景观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神聪老师

发布时间: 2018-09-09

640-3.webp.jpg

点击"雕塑北京"

关注北京城市雕塑建设管理办公室官方公众号


【引言】


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面开展质量提升行动,推进与国际先进水平对标达标,弘扬工匠精神,来一场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再次将“工匠精神”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古今中外、千行百业的事实可鉴:做事、治学、成大器的真谛在于——“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心心在一职,其职必举”。工匠精神正是当下雕塑行业发展所需要的宝贵精神,只有这样才能在长期竞争中获得成功。


近日,“雕塑北京”有幸采访到北京中神亚雕塑景观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神聪老师。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是如何弘扬工匠精神、推动企业创新发展的吧!

水滴a (2).jpg

位于上海临港新城滴水湖的《水滴》,高21m

2007年建成 作者:晋松、周密

雕塑北京:您1986年就来北京发展,从创办企业至今已经30多年了,您认为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当初您为什么选择从事雕塑制作行业?为什么选择到北京发展,而不去南方一些城市发展?


陈神聪:这个公司是我一手创办的,一开始只是想干点活,学点手艺,养家糊口,当时并没有想到有这么大的市场。通过这三十多年的积累,我感觉最大的收获是通过不断坚持和努力,为行业培养了一大批熟练技术人员,一方面为他们解决了就业出路问题,另一方面也为城市雕塑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技术保障和支持。现在北京百分之八十的雕塑加工企业负责人都是从我公司走出去的,自己也因此落得个“校长”的美称。


我当初选择从事雕塑制作行业主要受我的岳父袁根友影响,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在上海园林工具厂做汽车钣金,主要加工公园里的游艺机玩具的钣金造型。当时,上海城市雕塑建设的启动工作已在进行中,因业务关系与上海的一些美术设计师及雕塑家有了认识的机会。在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院负责雕塑方面工作的雕塑家唐世储,对国外已广泛采用的不锈钢冷锻加工工艺很有兴趣,但因为国内尚无先例,对其技术难度、成本造价、细节造型及艺术表现力心中没底。雕塑家唐世储、徐侃、姚贻周等见我们能加工一些有立体造型的铁皮机具,遂建议用不锈钢板材加工雕塑。于是,1983年开始尝试用不锈钢制作了国内第一个实验雕塑《嬉水少女》,1984年建成,坐落在上海虹桥开发区公园内,首开了不锈钢雕塑先河。


北京是首都,是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我来到北京的第一感觉就是不想回去了。到北京的前十年,基本上没什么项目,主要帮着艺术家做做小稿,勉强生存下来。那时候上海的项目很多、业务很忙,岳父也想让我回去,但我最后还是没回去,一方面是担心如果我在上海自己发展,在业务上会和他产生冲突,另一方面自己还是想在北京闯一闯。1996年至1999年间经艺术家介绍,我在杭州也有了业务,也开了一家工厂,与中国美术学院的老师建立了合作关系,后来考虑到北京和杭州只能选择一地,于是就放弃了杭州,最后还是决定集中精力在北京发展。每一次有“学生”出去,我都能感受到来自他们的风险和挑战,尽管肯定会对我的业务产生影响,但还是不断地坚持下来,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有所发展。这么多年走过来,我感觉挺不容易的,所做的付出别人是想象不到的,也是体会不到的。我之所以放弃到南方发展,而留在北京,主要是北京有艺术资源优势,有全国最高的艺术院校——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能够依托名校获取更多的艺术资源,获得大量的信息。这一点优于上海等其他城市。


少女戏水(1).jpg

位于上海虹桥开发区的国内第一个不锈钢雕塑

《嬉水少女》,高3m

1984年建成。作者:徐侃

融汇11.jpg

位于北京国际雕塑公园南门的《融汇》,高8m

2013年建成

作者:孙伟、宿志鹏

雕塑北京:从您做的雕塑看,大型雕塑比较多,这些年大约做了多少件雕塑?用的都是什么材质?主要分布在什么地方?大型雕塑对技术要求比较高,特别是安全方面的要求非常高,您是怎么解决做大型雕塑技术问题的?


陈神聪:这些年来,我做的雕塑大概有好几百件,使用的材质主要以不锈钢为主,铜的也有,因为现在城市雕塑用不锈钢材质的比较多,比较现代,只有一些人物雕塑或古典雕塑用铜锻造,或选用传统材质。不锈钢材质的雕塑比较耐腐蚀,具有耐久性好的特征,属于现代雕塑用得比较多的材料。我做的雕塑遍布全国各地,其中在上海做的比较多,几个区的地标雕塑都是我做的。到目前为止,我做的最大的不锈钢雕塑可能是位于新疆克拉玛依的《克拉玛依之歌》,高58米,由著名艺术家韩美林设计。做大型雕塑的确对技术要求很高,也很关键。我做大型雕塑时,首先要找结构工程师设计结构,根据雕塑造型确定结构形式并进行力学计算,先进行内部结构设计制作,然后再进行雕塑表皮造型制作。有的地方出现雕塑倒塌,还伤了人,可能是因为时间久了,突然被大风吹倒了,但实际上是没有进行结构设计和力学计算的原因,没有稳固可靠的内部骨架,时间长了,内部发生锈蚀,大风一吹就倒了。我做的大型雕塑的结构设计,都是按照建筑钢结构规范出施工图,在施工中也是按照钢结构规范要求进行,全都建立了完整的资料档案。我做的大型雕塑的结构一般是按照国家建筑规范50年一遇的标准进行设计制作的,有的是按照建设单位的要求进行设计制作的,其中一个名叫《水滴》的雕塑,结构是按照200年一遇的标准设计的。这个雕塑位于上海临港新城的滴水湖,高21米,是目前国内雕塑结构设计寿命最长的雕塑。这个雕塑为什么要设计这么长的寿命?因为当时在雕塑的不远处,建有一座东海大桥,其设计寿命就是200年,建设方要求雕塑的寿命不能低于这座大桥的寿命,所以就按照200年一遇的标准进行了设计。这个雕塑的结构是经过严格设计计算的,而且还请同济大学做了风洞试验,出具了报告。

克拉玛依之歌1-a1.jpg

位于新疆克拉玛依市的雕塑《克拉玛依之歌》

高58m,2014年建成

作者:韩美林

雕塑北京:您当初为什么选用不锈钢而非传统材料制作雕塑?不锈钢适合制作什么主题的雕塑?最适合放在什么地方?与其他材质的雕塑相比,不锈钢雕塑有哪些优点?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与其他材料相比存在哪些劣势?


陈神聪:选择不锈钢做雕塑,有很多优点,比如不锈钢耐腐蚀,金属延展性好,而且不怕冷热,也便于焊接,其他材料如铝就不好焊接,表面也不光亮。现代雕塑很少用铜,大多采用不锈钢,而且是用不锈钢锻造。抽象的、现代的主题雕塑用不锈钢材料比较好,现在也有做人物主题的,是用不锈钢做好以后烤漆。比如,海南三亚的108米高的《三面观音》,内部的钢结构选用的是其他材料,表面则用不锈钢进行锻制,再喷高级氟碳漆。现在还有用不锈钢铸造的,这种工艺更适合复杂造型的雕塑,在手工锻造不出来的情况下可以使用不锈钢铸造,铸好后再对其表面进行焊接打磨抛光。当然,不锈钢雕塑在城市公共空间中也有其局限性,摆放的环境要求相对干净些,否则外表很容易受到环境污染,失去雕塑应有艺术效果。建设在海边的高腐蚀地区的雕塑,因为海水海风腐蚀性比较强,除了雕塑自身要进行防腐蚀处理外,最好每年对雕塑表面进行一次擦洗,让雕塑保持光洁。建设在环境比较干净的城市中的雕塑,一般多年不需要维护。不锈钢雕塑也有其不足的地方,一方面现在有的地方的雕塑很多不是专业技术人员加工,制作出的雕塑问题比较多,表面工艺比较粗糙,焊缝很明显,表面凹凸不平,没有达到应有的工艺质量标准,只是把它作为一个不锈钢容器、物品来做,根本达不到预期的艺术效果,是很失败的。如果让熟练的专业技术人员去制作雕塑,应该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不管是抽象复杂的也好,还是造型简单的也好,制作出的雕塑只要表面工艺到位,看着就很舒服;另一方面就是现在这个市场因为鱼龙混杂,有的是恶性竞争、低价中标,这样根本做不出好的作品,结果只能是粗制滥造。


司南鱼.jpg

位于上海南汇嘴观海公园的雕塑《司南鱼》

高13m,长48.8m

2006年建成 作者:晋松、周密

雕塑北京:从一个企业来说,您认为什么是工匠精神?如何把这种精神融入到企业发展理念中去,体现在雕塑的制作过程中?


陈神聪:现在咱们国家提倡“工匠精神”,非常必要。“工匠精神”其实是一种理念,是指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使之更完美。这种精神对雕塑行业也非常重要,没有工匠精神,做不出精致的雕塑作品,做出的雕塑根本达不到工艺要求,更谈不上艺术效果了。工匠就是指手艺人、匠人,有专业技术,但没这个精神,不用心去做事,不精益求精,随随便便做出个东西,那肯定不是艺术品。我们企业也有一个口号,就是“千锤百炼,锻铸精品;品质品牌,精益求精”。也有一个核心价值观,就是“匠人工艺,匠心品质”,就是要发扬工匠精神,把每一件雕塑做成精品,因为每一个项目来之不易,每一件雕塑都是专门定制,没有重复的,所以必须发扬这种精神,只有这样,企业才能得到发展。我们企业的工人,在教他们技术的时候,就把要求跟他们讲透了,要求他们只要在这里做活,必须坚持高标准、严要求。我们企业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和信誉,如果因为一件雕塑质量没做好,做砸了,一下子就前功尽弃了。可能有的企业要求没这么严,甚至还偷工减料,可能有利可图,但对企业长远发展是不利的。对我们这样老企业来说,信誉比经济利益更重要,必须坚持和发扬自己的核心价值,弘扬“工匠精神”。

东方之光1-1a.jpg

位于上海世纪大道的雕塑《东方之光》高20m

2000年建成 作者:仲松

雕塑北京:城市雕塑除了艺术造型外,最重要的是安全。您认为不锈钢雕塑的安全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不锈钢雕塑的质量安全周期是多长?怎样做好不锈钢雕塑的质量控制工作?


陈神聪:前面说过,我们做的不锈钢雕塑是按照建筑标准进行设计制作的,是50年的标准,都是经过专业的结构设计,如果不经过结构设计,根本达不到50年的标准。一般小型雕塑内部结构可以不设计,但是凭经验也应有个安全系数。不锈钢雕塑的安全主要体现在主体结构方面,一方面要进行结构设计,另一方面要选用国标材料,结构表面做好防锈处理。雕塑的表面只能看艺术效果,结构是看不到的,在制作时一定要进行结构设计,结构做不好的话,遇有大风等恶劣天气,雕塑很容易倒塌,发生安全事故。雕塑安全不光要考虑雕塑本身,还要考虑人为因素,所以一定要把这些不利因素考虑进去。对城市雕塑结构,现在全国城雕委出台了《城市雕塑工程技术规程》,也有结构安全方面的要求,结构设计要有图纸,要进行备案,注明雕塑使用的材料及其型号等信息,建立一套完整的工程档案资料。我们早期做的雕塑现在都有三十多年了,没发现任何问题,主要是雕塑内部结构处理得好,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对不锈钢雕塑的安全质量控制的关键还是内部结构,内部结构设计好了、处理好了,把材料用好了、用足了,应该没有质量安全问题。雕塑外表如果旧了可以翻新,内部结构如果出现了问题,那是很难修复的,所以说内部结构决定了雕塑的寿命,也影响着雕塑的质量安全。


山海情01-1.jpg

位于青岛世园会的雕塑《山海情》,高9m

2014年建成。作者:吴为山


雕塑北京:新时代对城市雕塑提出了新要求,作为一个雕塑企业应该如何发展?如何为北京的城市服务?您对北京的城市雕塑发展有何建议?


陈神聪:作为一个雕塑企业,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打造精品,把每一件雕塑做好。现在城市建设、环境美化、景观提升,需要大量的公共艺术品,包括城市雕塑。只要雕塑品质好,自然有市场。如果一个企业不树立精品意识,不去打造精品,粗制滥造,很快将会被淘汰。如果一个雕塑企业不断打造雕塑精品,即使有些时候没有订单,但这也是暂时的,时间久了一定会被市场认可。


我从1986年来到北京,一方面是因为北京有中央美术学院等著名的艺术院校,有广阔的市场,自己想来闯一闯;另一方面,北京是首都,自己也想来北京发展,为首都的建设做一点贡献。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一步步坚持下来的,尽管为北京做的雕塑不是很多,但每一件雕塑都是按照精品去做的,无论是雕塑艺术造型,还是雕塑质量安全,都是有保障的。今后,我也会继续为北京的城市雕塑发展服务,一如既往地为这个城市创造精品雕塑。我现在非常关注北京的城市雕塑,看到不好的雕塑就把它拍下了,看到不好的雕塑就心疼。同样是一件作品,如果做的质量不好,不仅不会对城市环境起到点缀作用,反而成为环境中一种视角污染,浪费的是国家的资源,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更谈不上“工匠精神”,必须制止。北京是全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正在努力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雕塑作为城市的“名片”,在展现城市文化和城市形象方面有着独特的作用,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建议北京对雕塑行业进行整合,在行业中大力弘扬工匠精神,用好行业资源,为打造精品雕塑提供技术支撑;应用好中央美术学院等艺术教育资源,提升雕塑设计质量;严格审查雕塑设计方案,严把雕塑质量安全关,为城市打造更多的精品雕塑。

_MG_2162-1.jpg

2018年5月,陈神聪老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参加中国品牌影响力发展论坛并荣获“2018中国雕塑艺术工匠精神典范人物”称号

陈神聪,1962年出生于浙江温岭,1982年开始接触不锈钢雕塑制作工艺,1986年在浙江温岭艺术雕刻厂北京分厂的基础上创建了现在的北京中神亚雕塑景观工程有限公司,现为中国建设文化艺术协会环境艺术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及专家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钢结构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雕塑学会会员、北京中神亚雕塑景观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资深环境艺术师、高级工程师,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行业发展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荣获“2018年中国雕塑艺术工匠精神典范人物”称号,和荣获“改革开放40年-中国匠心企业家”称号。
640.webp.jpg